給 當前教育下的孤獨思索者   作者:陳彥鼎,東吳大學政治系大一生。http://www.ettoday.net/news/20120330/35404.htm


心宇,我聽說到了妳的經歷,在某一個晚自習的晚上你思索到了民主價值與那些雖遭迫害但是仍堅持理想的人的故事並因此感動後,你想跟其他人聊聊諸如翁山蘇姬等人的故事。你收到的第一個反應是困惑,她是誰?她是你的親戚朋友或者是隔壁班的某人嗎?第二個反應則是聳肩與不在乎,翁山蘇姬是誰很重要嗎?我何必知道一個緬甸人的故事?我們的思緒被備晚餐要去哪吃和晚上幾點要用電腦給充滿了,認真一點則說:「別跟我講有的沒的,這無關乎我的前途,我明天還要考試呢!」


我可以了解到妳的感覺,一開始是對眾人的無知和莫不關心的驚奇,而接下來則是感到孤單或者是沮喪,它們咬噬著妳的心,但是我想跟妳說其實這沒有關係,我反而要恭喜妳,恭喜妳成為文化和文明的受者和思索者,甚而有一天,你會成為文化的創造者與傳遞者。


並非所有生活在現代只要手裡拿著鐵製刀叉、乘坐汽車的人就可以算做文明人或是文化人,人之所以成為人並非那麼簡單,要不然孟子怎麼會高嘆人與禽獸異者幾希呢?野蠻人或者是動物跟人本身的差別不在於使用工具,經由現代研究發現,在非洲有些猩猩會拿樹枝插進蟻巢而讓螞蟻延此爬出享用螞蟻,而更早在幾千年前伊索的故事告訴我們,烏鴉會把石頭丟進瓶子裡讓水浮起方便飲用呢,那難道差別是語言嗎?如果你曾經在清晨聽到一隻鳥對另外一隻鳥叫,或是知道在海裡的海豚以及有些魚類可以利用超音坡溝通互定方位和獵物的所在,妳對於語言為人們特有的專利就不會那麼感到有自信。

那是什麼使人成為文明並且與野蠻和其他生物不同呢?是好奇心與思

 索,對那些乍看脫離自己日常生活食衣住行的更種知識的好奇,以及對那些抽象價值的關懷與思索。

讓我告訴妳遠古的古代人怎麼生活的,草莽粗民們遊蕩在荒野的大地上,尋找著一樹叢的果實或是隻落單的野獸,他們關心的只是會餓的肚子而非會思索的大腦,他們要不處於極端飢餓的狀態要不就是處於極度撐飽只能躺著無所事事,因為他們連儲存糧食的基本概念都沒有,看到食物的第一個反應就是全塞到肚子裡大吃一頓,曾經有人問一個愛斯基摩人你在思考什麼?他回道:「我沒有在思考什麼,當有足夠的肉時我從不思考。」我們的先祖在此很難看到他們跟一般野獸有何不同。

但是情況會改變,文明會被帶來,被那些具有對生活有好奇心和有思索習慣的人帶來,孔子口中「飽食終日,無所用心」的人畢竟對整個社會與文明的推進沒什麼貢獻,文明是屬於那些有著「多餘的好奇」和「多餘的思索」的人。

我不知道當第一個野蠻人蹲在地上好奇蜘蛛編織美麗而有幾何的網子,或是思索鳥類們在春夏與秋冬之季為何要更換羽毛的人,他忽有所得的跟他同類驕傲的宣布他所發現紡織的奧秘時,他的族人們做

 何感想,也許他們正忙著剝一塊獸皮或是忙著收集樹葉而抱怨到,那遠在叢林的一隻蜘蛛或是鳥類會更換羽毛這種深奧的道理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正餓著和冷著呢!我也不知道當第一個人開始對不同的野獸諸如草食性和肉性有著不同形狀的牙齒的人感到好奇,思索人們是否可以一樣擁有牙齒的人高興的歡呼他的發現時他的同類在幹嘛,他們說不定忙著費力的舉起一塊大石往正在奔跑的野獸砸去,抱怨那個正在一旁把玩敲擊石頭的人真是一個無所事事的王八蛋呢!

我們那些曾經發明或者發現文明的先祖想必是孤單的、不合群的,或許就像當心宇妳回過頭來想要聊聊民主和翁山蘇姬的故事而被同學漠視的孤單一樣,心宇妳不要灰心,因為文明是屬於你的而非屬於他們的,並非所有生活在現代的人都可以算做文明人,在這個都市叢林裡的很多人過著與野蠻人形式相同只是方法與物質不同的生活,關心的不過是下一餐在哪,想要在指甲上或是衣著上變弄花巧跟同性或異性炫耀,喝著一杯咖啡聊著隔壁班的戀愛緋聞,心宇,這跟幾萬年前的人思索的有什麼兩樣?他們也不同樣關心下午要去哪個獵場,在身上插滿鮮豔的羽毛在異性前跳著求偶的舞,或是在火堆旁跟另一人說到,荒野上的馬群騷動不安,是不是到了發情期了?


這個道理並不獨特,孔子早在幾千年前就高呼有太多人過著跟禽獸沒兩樣的生活,他們對這個世界沒有覺察只是安於蠅營苟活,社會被分為兩種人,一種是會好奇、會思考、勇於追求理想的君子和汲汲於名利的小人,君子跟小人的差別不是簡單的道德上的而是本質上的,傳遞與關心文明與否。

 

公都子曾經問孟子,一樣都是人,為何人分為君子或是小人,孟子說,只關心那些只跟自己生活有關,盲目於眼睛所見口腹所食的人都是小人,這些感官人不做些什麼就會感覺到,但是有一個器官使人與禽獸不同,君子跟小人不同,那就是心,心不思考就不會有所得,思考才會有所得,君子有顆好奇與思考之心,心宇,妳要成為會思考的那人,不要害怕孤單。

因為我們的教育病了,心宇,我們所謂優秀與精英的教育培養出來的是一群好奇心被牢籠,思索帶著鎖鏈的人,如果只能安於書本所教而無法獨自對於知識和價值有所探討的人在知識上不過就像一個嬰兒只能躺在那讓人餵哺而無法獨自覓食,妳看到了那些背著高分數與高學歷的人的背脊了嗎?他們背脊是彎的,姿態是匍匐的且不良於行的,他們不是驕傲挺胸大步行走高喊我發現,我疑問,我思索的有價值的知識份子。

我告訴妳我們的學生在幹嘛,他們在如今的教育制度底下對未來感到懦弱和害怕,最底層的人放逐自我沉溺於玩樂,而最優秀的那群人所關心的也只是不外乎我要讀哪個大學、我要考哪個證照、我畢業時的工作是什麼?有多少薪水?而處於中間的那群人則乾脆不懷疑、不思考,而這反而是最危險的!對於文化的關心與反思呢?不見了!對於民主與人道的價值的關懷與追求呢?不見了!對於課堂額外的知識的好奇與發現呢?不見了!

妳也許感到孤獨,但是不要害怕與懷疑,因為妳才是對的而他們不是,只關心跟自己有關和可以看到或吃到的東西聽起來或許很明智但從歷史上看來這根本是個悲劇,或許有些人以為日常生活帶來需求,需求帶來發明與改善的動力,而動力帶來進步但這純粹是個錯誤!解放黑奴並為此發動戰爭的是一個白人,關心窮人生活並且影響歷史發明社會主義的是一個中產階級的學者,妳知道當那些有著好奇心與思索的人在嘗試拼裝機器發明汽車而那些對運輸有著莫大需求卻只能看到眼前的人在幹嘛嗎?他們在訓練跑得更快的馬!

我們培養一大堆只能訓練馬,而對那些有可能發明汽車的人視

 而不見,不是嗎?

認為那些民主與自由的價值離自己太遠不如下一頓晚餐在哪吃來的重要的人不能算是文明人,認為翁山蘇姬不重要因為他不會影響考試分數的人不是文明人,他們不關懷發生在緬甸的那些人過著怎樣的生活因為自己不是緬甸人,跟野蠻人有何兩樣呢?他們也曾看到女性被虐待或者是奴隸被販賣感到莫不關心,因為我不是奴隸且我不是女性,那些不關心翁山蘇姬是誰的人豈不連野蠻人還不如嗎?野蠻人還會歌頌那些對於文明價值有巨大付出者的人的名字,而我們終墮落為只會關心分數的生物

孟子說的那樣,五官可以被動的接受心一定要主動的思考,使人得以成為人。 不是生活在現代社會拿著刀叉與搭著電梯的人就是文明人,不要變成在都市叢林覓食的野獸。

聽說伊斯蘭教對所有獸類一視同仁但獨不喜歡豬,他們的教義中這麼認為,豬只能看到眼前的事物和吃食而不能抬頭看天(受限於肩頸的肌肉),所以是生物中最低下的而不屑與之為伍甚至不屑提到他的名字。

但是心宇妳不用這樣,也不必感到灰心,曾經有人說過人類文明的開端就是那位先祖拿著火把引領族人從黑暗的洞穴走向荒野的那刻!而文明正如同火把,你的熱情和關心與思索會點燃它,他會在照亮你自己使你顯得獨特的同時更照亮別人,火會從你身上蔓延到其他人的心中燃燒整個文明的沙漠,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而妳知道的,文明的秘訣與配方不過就是那些,一些好奇,一些思索和大量的熱誠。


 人活在世上,在電燈發明出來之後,都被眼前事物所騙,只知道吃牛排要用刀叉吃,喝湯要用湯匙喝,有想過自己活在這世上是要做甚麼的嗎?

跟著那些現在文明化跟著進步,跟著現在的時間慢慢的會使用手機進化為智慧型手機,只要人心理纏有一點[想]就會有一點[自私]的想法,這...就是現代人,包誇現在的我也不例外,現在的人有多少靜心下來認真的用[心好好的思考眼前的事情]人跟人的相處必不是單純的,我餓了..去賺錢 ...填飽肚子,我不高興...喝喝酒解解悶...打打架,這樣的模式我覺得都是自私的想法,人在好幾百萬幾前也都是這樣的模式...哈哈,說是野蠻人真的還真是十分符合,連動物都會獵食,獅子獵捕兔子都會使出全力,而...我們呢?

我覺得只是跟的時間慢慢的流失,好其心...自私...這些不是不該在世上比較好呢,以上則說[孟子:五官可以被動的接受心一定要主動的思考,使人得以成為人]用心去思考...爾不是用眼,去看的是去思考,我...還不能完全的心思考因為我還纏有不好的過去,要加入新的東西必須要拋棄以前不好的自己,拋棄不了也只是會滿出來怎麼裝也裝不瞭,我們...不要活在這世上比較好,污染了這些時間和觀念,要這麼了解那些創造者與傳遞者呢?

現在的我該怎麼了解或成為創造者與傳遞者...我想先告訴自己的心去思考!!不要被眼前的事情所騙那些都飾眼前的記憶片段,或許我打的不好這我知道,但是我...只是把我現在所想的事情打出來爾已,哈哈...很自私,拋棄、丟掉不好的自己...去了解思考,知道思考。

 

(我知道現在的我還不格...我會去拋棄以前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莎特比翁 的頭像
莎特比翁

莎特比翁_

莎特比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